当前位置:谅椎小说网 > 异界魔法 > 血夜黎明

第三章旋转木马

之后的每一天放学后,芷罹都会去凯文的古堡,在那里写作业,也在那里住。日子久了,她跟凯文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芷罹给黛丽喂血的时间已经维持了一个月,黛丽苍白的肌肤上已经渐渐有了血色,这令凯文兴奋不已。芷罹也很高兴,她也很希望这个小姑娘快些醒来,她想看到黛丽睁开眼睛的样子,她相信,黛丽一旦睁开眼,那美丽的容貌一定会惊艳世人。她要把她画下来,挂在这座黑暗古堡的墙上,让这里不再孤寂而黑暗。

星期日,芷罹穿了一身汉服,盘着圆圆的髻,插着一根银簪。汉服是广袖的齐胸襦裙,上襦是简单的白色,裙子是藕合色,有些像百褶裙,外面还套着淡蓝色的大袖衫,印着芷罹最喜欢的荷花。芷罹在落地镜前照了又照,转来转去,还是不大满意。凯文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他余光扫到芷罹这般,便道:“转什么?”芷罹回过身,望着他,嘟着嘴道:“唉……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凯文放下书,向她望去。他惊呆了,微微张开嘴。芷罹歪着头问道:“怎么了?”凯文回过神来,笑道:“特别漂亮。漂亮得我都快不认识你了。”芷罹笑了笑,忽又微怒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平时都不漂亮了?”凯文忙摇摇头:“不不不,平时也漂亮,但我看习惯了。你今天特别漂亮。”芷罹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她回过身,继续照镜子,看来看去还是感觉少了些什么。她一遍理着头发,一遍问道:“你看我是不是哪里少了些什么?”“你转过来我好好看看。”芷罹转过身,凯文细细端详着面前这宛若神妃仙子一般的姑娘,若有所思。半晌,他道:“哦!我想起来了,中国的古装剧里那些女人眉心都有花纹。”芷罹这才想起来,道:“那是花钿。怪不得感觉少了些什么。可是之前买的花钿贴都用完了。”凯文站起身,坏笑道:“不如我帮你画?”芷罹下意识地往后推了推,一脸鄙夷道:“你确定你不会把我画成花痴女?”凯文微微昂起头,道:“当然不会,我可是认真研究过的。”芷罹瞥他一眼,还是有些不信任:“噫!谁信呐,就你?”凯文装作有些落寞地低下头,道:“你不相信我了……”芷罹连连摇着手,忙解释道:“不不不,我相信你……可是这里也没有画花钿的工具吧……”凯文一下子冲出房间门,又很快回来,抬着一个大得吓人的木箱子。他轻轻放下木箱子,打开盖子。芷罹惊呆了——这是个超大号的首饰盒!盖子上有一面铜镜,却不同于古代的铜镜,这面铜镜照人照得异常清晰。下面有七层,第一层是胭脂水粉,第二层是梳子和各种精致的珠宝首饰,第三层是画眉的青黛,第四层是好几双精美的绣花鞋,第五层是好多印着美人的团扇,第六层不同颜色的印花披帛,第七层则是芷罹收藏的汉服。芷罹愣愣地望着眼前这无比巨大的“首饰盒”,不禁“哇”了一声。凯文得意道:“这可是我废了好大劲才做好的呢!里面的东西我找遍了大半个中国才买到的呢!本来想在你生日那天送给你,谁知你居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芷罹又惊又喜,激动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道:“我爱你。”凯文有些懵了,愣着不说话。芷罹见他这般模样,笑道:“怎么啦?”凯文有些做作地清了清嗓子,把手插进黑色风衣的兜里,道:“没什么。那个……我帮你画花钿吧?”“嗯。”

凯文拿起一只小小的画笔,蘸了蘸朱砂,认真地在芷罹脸上“乱涂乱画”,动作很轻很轻,也很谨慎,生怕手一抖,毁了这位美人的脸。

几分钟后,凯文大师的“画作”完成了。他细细端详了一下芷罹的脸,不禁笑了出来。芷罹疑问道:“笑什么?该不会……”芷罹忙跑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脸。她望着眉间那朵小小的红色莲花,有些惊呆了。真的很美,完全没有画毁掉。芷罹回过头,道:“不是没画毁吗,那你笑什么啊?”凯文近前,摸了摸她的头:“没笑什么。不过……你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要上哪去?”芷罹瞥他一眼,挑了一堆带着蓝色流苏的耳坠,一边戴上,一边对凯文道:“约会去。”凯文一听这话,如弹簧一般,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蹙着眉:“什么?约会?跟谁!?”芷罹眼中闪过一丝玩味,故意道:“你不认识,总之是个男生。”凯文瞬间闪到她面前,掐住她的脖子,一脸怒色:“你再说一遍!?”芷罹握住他的手腕,轻轻挪开,道:“骗你的呢。再说了,就算我真去跟男生约会,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凯文眉头紧锁,不说话。芷罹握住他冰冷的手,道出了实话:“我跟几个同学逛街去,都是女的,你放心吧。”说罢,芷罹便从窗户跳了出去。

她回到自己上学的那个小镇,提着裙子,轻挪莲步。街上的人们都惊呆了,恍惚间还以为看见仙女下凡了。芷罹来到她与田松鹭几个同学约定好的地点,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见自己熟悉的面孔。云宫迅音的声音忽然想起,她吓得一个激灵,掏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田松鹭来电。她不假思索地接了起来,正想问她们在哪,电话里却传出了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想让你的朋友活命的话,就赶快来一趟龟山公园,我在龟山公园里荒废的寺院里等着你。”语气很是沉着,带着一丝的威胁,不像是在开玩笑。芷罹蹙起眉,冰冷道:“先让我听听田松鹭的声音。”电话那头的男人冷哼一声,接着便传来了田松鹭夹杂着无限恐惧的声音:“芷罹!救我,快救我啊!”芷罹心下一惊,正想说些什么,电话里又传出了那个男人的声音:“这小妞的声音也让你听了,限你一个小时之内赶到龟山公园的荒废寺院,否则的话……哼哼,我看这几个小妞长得也是挺标致的嘛……后果我想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的。”话音刚落,电话便挂了。芷罹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自己平时待人宽厚,也并未与人结仇,若不是来寻仇的……便是来取她项上人头的?她有些慌了,忙拨通凯文的电话,可电话里响起了令她绝望的声音——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她咬咬牙,心想:“这回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她赶到龟山公园的寺院,只见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和到处乱飞的尘埃,整个大殿空荡荡的,说起话来都有很明显的回音。她喊道:“有人吗?田松鹭?你在吗?”只听得一声冷哼,紧接着便是锐器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她猛一回头,一把寒光逼人的匕首向她刺过来,她向上一跳,空翻躲了过去。刚一转身,那把匕首又从便上飞过来,正向她腰部刺去。她再往旁边一闪,又躲了过去。她有些心生疑惑,为何只见匕首,却不见操控匕首的人呢?难不成那人隐形了?

正想着,面前竟出现一道明亮异常的光束,她眼睛本不能照强光,便下意识地闭上眼,这时,匕首又从她背后刺来,她猛地向上一跳,保住了小命,只是虎口处有些划破了。鲜血汩汩流出,操控匕首的那人终于现身了,是个穿一身玄色长袍,满头白发的男人,看上去约莫三十一二。男人长得极俊美,凤眼浓眉,眉宇间透着一种莫名的威严。男人嘴角挂着一丝邪笑,向她缓缓走来,手中握着那把寒光逼人的匕首。她实在睁不开眼了,只靠着自己的直觉往旁边躲闪,因修为尚浅,躲了不过十招便被刺中了手臂。男人从袖中掏出一个类似于试管的东西,他闪到芷罹旁边,刚想用试管收集她流下的血,谁知伤口竟很快地愈合了。

芷罹浅笑,从袖中抽出一条细细长长的鞭子。用尽全身力气向旁边抽去——很幸运,她的直觉终于对了一次,抽中了。男人胸口的布料瞬间被抽得绽开,从胸前喷涌而出的血液染红了地板。男人大惊失色,惊恐地捂着自己的伤口,歇斯底里地哀嚎着,伴随着哀嚎声,强光消失了,男人也随之化为灰烬。芷罹睁开眼,只见血泊中躺着一块玉牌。她弯腰捡起,只见正中间刻着“旋转木马”几个大字。她从袖中掏出几张纸巾,将玉牌上的血迹擦干净,收了起来。她正想呼喊田松鹭的名字,田松鹭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怔怔地望着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芷罹沉重道:“你都看见了?”田松鹭点了点头。芷罹长叹一声,问道:“其他人呢?”田松鹭听到这句话,顿时脸色大变,泪水狂涌而出:“……呜……哇!她们、她们、她们都……都死啦!”芷罹惊了一惊,不大敢相信,声音有些发抖地问道:“她们……人呢?”田松鹭抬起右手,无力地指了指偏殿。

芷罹忙向偏殿跑去,只看见那几个小伙伴有的被绑在椅子上,衣衫不整,脸上还挂着惊恐的泪;有的躺在角落里,胸口插着一把小刀,浑身是血;有的则被吊在横梁上,**全身,口中塞了一块布,身上全是刀痕……她慌了,忙喊叫她们的名字,见无人应答,她彻底崩溃了,失声痛哭起来,歇斯底里。田松鹭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她走去,声音沙哑:“出来时四个人,回去时就剩我一个活着的了……”芷罹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她:“都怪我,都是我不好……你呢?你没事吧?”田松鹭神情呆滞,挽起左手的衣袖。芷罹轻轻抬起她的手,心中咯噔一声——田松鹭的手臂上被人用小刀刻了一个“死”字。伤口还淌着血,整条手臂的颜色已经不能看了。芷罹咬咬牙,用指甲划破了自己的指尖,在田松鹭的伤口上滴了几滴自己的血,她低头道:“很快不疼了,只是在完全恢复正常之前不要乱动。”

她怀着愧疚,把田松鹭送回了家。她暗暗发誓,一定把所有坏人的血都吸干,一来为民除害,二来也能令自己变得更强大……

热门小说推荐:九啊〕〔如果还有黎明〕〔网游之歪神无敌〕〔猫眼外的人〕〔阴阳师大江山爱情故事〕〔网游之金爆击击〕〔两极地〕〔丑颜千金〕〔情深耐何缘浅〕〔国王的利剑〕〔废材小毒妃〕〔临盗〕〔呆萌九尾恋爱记〕〔人类回忆录〕〔凰之鹰军势〕〔盛宠狂妃之王爷请自重〕〔无敌兽仙〕〔室友该吃药了〕〔不知何以摆脱〕〔快穿之女配记〕〔天界的公主〕〔都市之沙皇天下〕〔花千骨之陌上花开〕〔鬼王的半吊子王妃〕〔此间风流〕〔云烟之隔〕〔镜子里〕〔凰权至上〕〔总有轻风欲挽卿〕〔一生事故〕〔圣魔时闻录〕〔豪门之废后遇总裁〕〔野猫岭〕〔我好像拿错剧本了〕〔崩溃的世界〕〔重生之死神千金〕〔猎刀杀手美人缘〕〔我在西游开酒店〕〔嫡女王妃有点拽〕〔天涯何处无芳草〕〔不再慵懒的每一天〕〔信仰征战〕〔快穿之兰星空间〕〔拳殇〕〔玩转古代之美男统统爱〕〔神兽之大战凶兽〕〔教祖〕〔明朝散发弄扁舟〕〔恶魔总裁的强悍妻〕〔最深凉风〕〔妻奴养成之十里红妆〕〔王者荣耀之搞笑日常〕〔神剑赤霄〕〔七界秘闻〕〔禁断魔神之绝〕〔隔壁住个偷心贼〕〔妃卿不悔〕〔寄生鬼〕〔夜蔷薇之恋〕〔我能逢赌必赢〕〔星际之逃不开的命运〕〔执念封天〕〔网游之武神在世〕〔天降王妃不好惹〕〔妙处生花之浮生记〕〔古墓里的奇情〕〔我没忘那个约定〕〔四世鲛人恋〕〔两生河〕〔道驿〕〔花开太早也是件美丽的错误〕〔倾城烟火迷离醉〕〔天玄神灯〕〔镇妖令〕〔挫折想说很你不容易〕〔她与她的摩羯座消防员男友〕〔神迹无双〕〔烈火狂刀〕〔陌路之上爱之深切〕〔重回娱乐圈之面具〕〔神运未央之一世战歌〕〔泪沫哭之恋〕〔新世界旅程〕〔莫非王臣之游戏三国〕〔机甲银河争霸〕〔何处月色赏春光〕〔地球人类文明帝国〕〔我的金手指太奇怪了〕〔华丽影后驾驭影帝男神〕〔试剑天下之李白〕〔无敌于仙魔〕〔落眉笺〕〔故里草木深〕〔六界大富商〕〔老头与老太〕〔心回忆录〕〔网游之巅峰王者〕〔星缘寻仙〕〔仙家有女初长成〕〔君情〕〔英雄战歌之尘封〕〔叶羽〕〔绝望的尽头:勿忘我〕〔我既是神〕〔王者荣耀之传奇〕〔春风徐徐归〕〔网游之虚拟大学〕〔原来冬天还在〕〔罪社会〕〔变成一个火星人〕〔色变〕〔异次元融合〕〔卿本流水梦伊人〕〔缘远莫离之缘情〕〔海贼王之无敌大将〕〔凰命天女之邪君独宠小公主〕〔鬼术之后代〕〔屠龙秘文〕〔篱坟殇尸〕〔使命·生死局
最新入库小说:伽蓝何处〕〔永寂山河〕〔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家有妖医〕〔夜色镇迷案〕〔超时代:自由世界〕〔道士爷爷〕〔盗龙陵〕〔倾城落雪〕〔后洛神赋〕〔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最强末日系统〕〔杂牌神算〕〔集万宠于一身〕〔囚爱之邪帝霸爱〕〔彼岸可有花〕〔诡异童话〕〔永恒的长城〕〔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道士爷爷〕〔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嬴政秘史〕〔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诡镇怪谈〕〔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一条狗引发的血案〕〔废土生存法则〕〔杀戮之后爱意尚存〕〔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年华独白〕〔灵律神界之悲城〕〔蔷薇刺〕〔构世〕〔囚爱之邪帝霸爱〕〔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大时代战事〕〔末日狂帝〕〔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利刃侠〕〔宇宙纵横〕〔冰封炽热的世界〕〔万界崇凰〕〔穿越APP〕〔北武都尉司〕〔夏娜同人系列〕〔魔兽世界编年史〕〔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寻亲旅恋〕〔娱乐圈之倾世妖娆〕〔推倒相公〕〔七日记〕〔茗琴〕〔玩世不恭小妖姬〕〔眼中无泪心流泪〕〔婚不作祟〕〔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名侦探柯南续篇〕〔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我负子戴〕〔网游第二天堂〕〔山海不平隔云天〕〔末日狂帝〕〔永恒的长城〕〔巅峰枪王〕〔觉醒之天下为敌〕〔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有主见的方润〕〔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苏苏营救计划〕〔血族灵契〕〔魔兽世界编年史〕〔七日记〕〔EXO之为爱起舞〕〔网游第二天堂〕〔傲娇总裁宠萌妻〕〔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刀塔之小兵逆袭〕〔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年华独白〕〔巅峰枪王〕〔血降〕〔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特工王妃驾到〕〔神之迷域〕〔利刃侠〕〔与心相连〕〔寻亲旅恋〕〔白鹿归〕〔将恶人进行到底〕〔血夜黎明〕〔末世桐苓〕〔特工王妃驾到〕〔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新夜半鬼叫门〕〔末世兽都〕〔走啊去捉鬼〕〔诡镇怪谈〕〔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盛宠毒妃五小姐〕〔未来神话〕〔最强末日系统〕〔一条狗引发的血案〕〔恶灵之刃〕〔三世千絮若迷离〕〔腹黯霸蒂〕〔苏苏营救计划〕〔觉醒之天下为敌〕〔末世兽都〕〔诡异童话〕〔血液羁绊〕〔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末日狂帝〕〔失乐泉〕〔刀塔之小兵逆袭〕〔一条狗引发的血案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