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谅椎小说网 > 异界魔法 > 女巫恋上猫

015   臭美吧,谁会喜欢上你

被太子殿下抱在怀里的乌乌心中盛满了甜蜜的小幸福,她一脸含蓄的矜持在太子怀里,始终不敢直视他那清澈绝伦的面容。

好像走了很长很长的路,乌乌从来没有体会过细水长流的时间会是这种感觉,飘渺依恋的醉感的确很值得回味,时间就像一直滑着这个节奏,均匀细长……

她娇羞的将目光慢慢移向那张美的窒息的面容,忽然嘴角的笑冰封在不带任何色彩的冷面孔上,乌乌对视太子双眼的刹那儿突然如梦惊醒,恐怖将她带着甜美绯红的脸颊完全吞噬“(⊙o⊙)啊!”那冷血的家伙突然松开了双手,乌乌带着破碎的梦被他重重丢在大理石的地面上,顿时屁股摔开两半的乌乌大声尖叫起来。

群罗群鸽听到乌乌那声惨不忍睹的尖叫灵魂像突然出窍了一下下,等缓过神儿后的她们忙蹑手蹑脚的走向前去准备搀扶,结果被太子激怒的吼声傻栗在那儿“你们俩个都给本殿下滚远点儿!!!”群罗群鸽吓的浑身抖起来,脸颊比白纸都要白“听到了没有,给本殿下滚开!!!”有一个晴天霹雳的吼声,乌乌看着那家伙要灭人的气势一脸担心的向不知何去何从的她们低吼起来“你们听到了没有?太子殿下要你们滚啊~你们赶快滚吖~”乌乌抬起下巴一脸焦急的向她们挤眉弄眼,趁着太子殿下的疯劲还没有完全发泄出来,乌乌可不希望她们陪自己受那冷血鬼的剥削!群罗群鸽见情势恶化的难以收场只好作罢,蹑手蹑脚的她们脱离了险境。

见群罗群鸽走远,乌乌才吃力的从地上爬起身“我说让你起来了吗?”铁钳一样的手将乌乌娇柔无力的肩膀卡紧,一把猛力将她按回原地,乌乌偏侧过娇小精致的脸颊狼狈的贴在了冷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可恶!!!她实在忍无可忍用力的甩过贴在地面上的脸颊怒瞪着他,激怒高涨的情绪使的乌乌说不出话来“你……你……”她调整了一下炸开口的肺,喘着大口大口的粗气发飙到“你,你这个十恶不赦天杀的大魔头!见过冷血的没见过你这么冷血的……”

太子将手疾驰的卡在那丫头的脖颈上“你……”被逼疯的面孔几乎要撕成一块块。又是那种表情、又是那种姿态、又是那种让心溃烂到发霉变臭的恐怖。此时的乌乌没有半点儿恐惧,她反而习惯了,因为这才是原原本本的他。那个趾高气昂高高在上的可怜虫,从来都是这样嚣张跋扈靠别人的嘴来呼吸新鲜空气的冷血鬼。乌乌愤慨的笑“呵!怎样?有本事你就用点儿力卡断我的喉咙啊!我敢保证你会很快平息掉那份怒意的!从此以后不再受复仇的艰辛,这样很好啊!”乌乌硬生生说下去的口吻中带了些莫名其妙的感情出来,隐隐的有些悲凉,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黯然惆怅失去了光彩。

太子殿下卡在乌乌脖子上的手慢慢松弛,移到了她完美V字型的下巴上。乌乌说完那些话始终没有看向他,她不知道为什么说那些话的时候心突然迷失了方向“你不会是喜欢上本殿下了吧!”他那冷冷的声音像在冬天里的凉水一头浇到了脚跟,乌乌用力甩开了太子捏在下巴上的手,颤颤栗栗的站起身,字字钉在板子上的语气“呵!臭美吧!你以为我会真的喜欢上你吗?我才不会喜欢上你这种怪物呢!冷血、无情、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怪物,别说喜欢了,就连好感都不会有一点点儿的!”

他恶毒的向乌乌投向不可饶恕的目光“你这头重的跟猪一样的蠢女人,看本殿下怎么收拾你!”那家伙简直就是举重高手嘛,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乌乌扛上了肩膀。

乌乌头朝下被他举起,两手不停的拍打结实有型的胸肌,小腿也十分不安分的踢来踢去“放我下来,既然说我重的跟猪一样,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耗费体力呢,你放我下来!你要干吗啊!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虚掩的背后是多么难以宽恕的罪行,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的,而你这个冷血又无情的家伙也会被人识破的!可恶!冷血鬼!!放我下来……”幽静深沉的夜,被乌乌吵得有些躁乱。

太子对乌乌的野蛮置之不理,他仍大步流星的走向月·唯洛花园的位置,激怒咆哮着那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簇依拉,本殿下最后一次警告你,向我郑重其事的道歉!!!”

乌乌一脸执拗,宁死不屈的说:“才不要,除非你先放我下来!”

“喂,你要干嘛?你到底要干吗?”乌乌尖叫不停。见太子怒火攻心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乌乌惹火的情绪稍微温顺了些“我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替你开脱,就算你不知道感恩,也用不着对我这么野蛮吧?我……”

太子抢过乌乌的话筒,满脸盛怒道“本殿下这辈子都没有听过如此恶心脏兮兮(肉麻)的话!居然,你居然把那些该死的垃圾塞向本殿下,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呢!?”

乌乌有些完全搞不懂状况,心底闷想着:垃圾!?脏话?!我有说过吗?我有说过恶心的话吗?突然她瞳孔睁大的异常“喂!什么脏话,怎么就恶心了,顶多是肉麻而已啦,再顶多就是能抖掉一身的鸡皮疙瘩而已啦!”乌乌驳回太子错误的看法:那些话让乌乌越来越觉的反胃了,的确说的有些赤luo裸、的确说的有些过火,可是那些话不是唤起了舞台下的高chao吗?那些话不是很让他们奢望嫉妒吗?怎么轮到太子身上就恶心了?怎么就成脏话了?乌乌完全不理解这冷家伙的脑子里装了什么,她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源源不断要抗议的嗓子里竟干涸到蹦不出一个字来。

静静地夜,皎洁明亮的白月光洒落在粉嫩的樱花树上,微风阵阵吹起,粉色的樱花瓣悸动缓缓摇曳着充满浪漫温馨的气氛,可这温馨安谧的气氛乌乌心里却总波澜不惊来回起伏着,高高低低时起时落的情绪搁在谁的身上八成都难以忍受吧!

安静了,没有了两个人的争吵反而变的恐怖了!忽然,太子殿下驻足脚步,站在月·唯洛花园那颗蔚蓝耀眼的蓝宝石湖边,怒火中烧的眼眸一下子冷清了许多。脑袋倒立着扛在肩膀上那么长时间,乌乌的脑子有些充血的发懵着。他那张冷酷异常的面孔黯淡失色的盯着湖面呆栗一小会儿,恍惚冷清的说:“我想,把你扔进湖里也许这个世界就该安逸了吧!应该就不会太吵了!”

什么?什么?扔湖里?乌乌还没完全清醒的脑袋几近休克死掉,顷刻乌乌那张小脸别扭的看向太子那倒立视角中的脸,换个角度没想到还是让人厌恶丝毫不变的冷煞,她大呼“喂,开什么玩笑啊!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已经跟湖水尽差一步之遥了,可那家伙还是毅然的迈向了那条对乌乌来说接近死亡的分界线,她开始慌乱的不知所措,小拳头失控的捶着他的胸膛,像发疯似的猴子不顾一切的反抗着被恶魔掌控的身体“不是吧?!我最怕水的,如果我淹死了,你还怎么报仇啊,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

利落的弧线像把刀将静谧的夜空划开一道口子,乌乌被股重重的力气扔进湖里“咚~~~”静静的湖面溅起无数个豆大的水珠,晶莹腾飞的水珠穿上了月亮那身皎洁明亮的外套,闪闪莹润并穿透了星星的光芒。

惊愕狼狈的表情垂死的狰狞在将自己完全淹没的湖面,乌乌在水中不停扑打尽量让自己少喝几口湖水,声音嘶喊尖叫着“喂!冷家伙……咕咚咕咚……我不会水,(⊙o⊙)啊…………咕咚咕咚……救救我,救…求……咕咚咕咚……求求你…求求你……救咕咚咕咚咕咚咕咚我………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他看着她在湖水里垂死挣扎的可怜模样,他听着那最快意满足的求饶,没有一点儿情绪变化的表情还是异常冰冷的单调。

窒息的冷静就是残酷!对于没有心脏的人来说,无论用尽怎样的方法去感化他,始终都无法改变那一成不变冷到窒息的面容,那持续的比冰凌还要久封彻底的姿态,那对人情冷暖毫不知趣的家伙,是自卑还是自大?我想这个问题也只有乌乌能得出最明确的结论吧!

银光闪闪平息后的湖面将那个苦苦求救的女孩彻底淹没在这个噪杂后,变的格外寂寥的夏夜。太子冷冷凝视着乌乌消失后那纹丝不动的湖面,黯淡的目光中疾驰的闪过一丝不易擦觉的尖锐与寒冷,带着迷茫模糊清晰真实的定格在他那张异常完美的冷肃的面孔上。他迟钝钝的转身,似乎冥冥之中有份隐隐作痛的牵引力,牵动着他跟那丫头无法计算扯平的仇恨。沉重的步伐像被铁链子铐住了双脚,但他还是十分吃力的向前移动着,移动着,慢慢地完全消失在这座带着无限期待与燃烧着毁灭的月·唯洛花园。

热门小说推荐:一叶轻舟半月清〕〔生活之悟之感之杂记〕〔墨隐〕〔赏金猎人们〕〔疏光〕〔不朽先帝〕〔重生之我和奸夫携白首〕〔邪魅鬼王冷情妃〕〔奇女豪侠〕〔穿越的寂序诗〕〔重逢亦离别〕〔大金皇妃〕〔郎中琉枢〕〔末世求生之山底古兽〕〔缘未到而已〕〔我的青春不悔恨〕〔生门尸途〕〔沙雕学生大哥人生〕〔你是我的专属味道〕〔部落冲突之王者之争〕〔夏日巧合缘〕〔他有超能力〕〔网游之绝境杀神〕〔陌上繁华无期〕〔凌晨的救赎〕〔妃殇之令妃〕〔公子陌念〕〔寄川那年未遗忘〕〔倾笙烟雨巷〕〔陌上花开为君顾〕〔超级逆天修真系统〕〔玉猫劫〕〔末世地狱之狂军〕〔洪荒之云中仙〕〔养了一只伊撒尔〕〔伏龙志〕〔作妖记〕〔诸神战纪玄影〕〔异世寻愿记〕〔为尊之王乱〕〔血瞳女王之苏醒的季节〕〔火影之妙哉〕〔玄幻之万古无双〕〔万道龙尊〕〔听风说话嘿〕〔茉莉花的女孩〕〔祈愿我的小海洋〕〔琳萌萌的战联传越之旅〕〔摩登小子〕〔异能魂者〕〔凤槃大陆〕〔邪王追妻之权倾天下〕〔艾蜜儿的宇航之旅〕〔星游记之漫天星空的愿〕〔任性大抽奖〕〔浮生一世情〕〔迷离边缘〕〔十一感〕〔锋镝〕〔锦方的人生经历〕〔紫金王朝〕〔泉依然〕〔战斗世界〕〔战神联盟之重生救赎〕〔盲楼〕〔异闻录之每夜一个骇故事〕〔浪漫惊喜〕〔智视苍穹〕〔樱花定缘〕〔牛头人〕〔云之雪〕〔日月不熄〕〔孢子进化〕〔校花暴力的男友〕〔七月栀夏〕〔殷世〕〔都市重生之断剑〕〔九泉之下斗魔域〕〔决战帝都〕〔天之神道征途〕〔被遗弃的保险柜〕〔鬼闻诡事〕〔魔音武神〕〔凌凌一世任川流〕〔狼人之诸神的黄昏〕〔时空浩劫〕〔七个坟墓都是我〕〔还珠之我是亦安格格〕〔静木一致性〕〔傲世情怀〕〔惊世酒〕〔墨昀〕〔古武救世〕〔英雄浮梦〕〔一场潮汐一朝晨〕〔噬魂之血色青春〕〔郭志成不实在〕〔假期冰淇淋屋〕〔白府忆〕〔往生鬼市〕〔超星学院之战神联盟在上海〕〔战神联盟之樱蝶〕〔荒岛游戏〕〔时代大玩家〕〔大罗世尊〕〔《侠者》〕〔终极杀场〕〔仙魔的生死之恋〕〔梦醉千年之恋〕〔终极病毒代号末日〕〔神域边际〕〔我知〕〔生路游戏〕〔神诺之争〕〔足球不在流泪〕〔红莲说之清风玉笛〕〔乡村灵异怪谈之血色印记〕〔人主归来〕〔一念寒山〕〔重生穿越之男人难当
最新入库小说:永寂山河〕〔爆裂飞车之风之子〕〔冰封炽热的世界〕〔盗龙陵〕〔刀塔之小兵逆袭〕〔宇宙纵横〕〔赛尔号之雪舞暗夜〕〔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玩世不恭小妖姬〕〔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蚁恋〕〔鬼王的傲气小姐〕〔推倒相公〕〔永寂山河〕〔三世千絮若迷离〕〔永寂山河〕〔赛尔号之碧瑶〕〔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巅峰枪王〕〔彼岸可有花〕〔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吾家有树才安好〕〔血液羁绊〕〔恋与白起〕〔傲娇总裁宠萌妻〕〔启征途〕〔刻浊星逝〕〔超时代:自由世界〕〔夏娜同人系列〕〔囚爱之邪帝霸爱〕〔重生之不再遗憾〕〔古荒道月〕〔二世奈何又逢君〕〔绯色断罪之人〕〔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又是一年梨花似雪〕〔敲响天际之门〕〔总裁大人太温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废土生存法则〕〔刻浊星逝〕〔赛尔号之碧瑶〕〔巅峰枪王〕〔EXO之为爱起舞〕〔网游之均衡天地〕〔十年繁华依旧〕〔无忧城〕〔网游之重启战魂〕〔容安馆的你〕〔苏苏营救计划〕〔暮去待你归〕〔废土生存法则〕〔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未央月影〕〔血夜黎明〕〔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倾城落雪〕〔七日记〕〔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戒不掉你的笑与酷〕〔EXO之为爱起舞〕〔穿越之最强幻师〕〔与心相连〕〔刀塔之小兵逆袭〕〔伽蓝何处〕〔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网游之均衡天地〕〔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眼中无泪心流泪〕〔为你情深却浅缘〕〔寻亲旅恋〕〔蚁恋〕〔玩命王妃〕〔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末世来临之末〕〔沧澜锁卿魂〕〔春秋之恋红尘梦〕〔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末世兽都〕〔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未来神话〕〔特工王妃驾到〕〔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开封有个哑娃娃〕〔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盗墓王者〕〔末世桐苓〕〔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失忆大小姐〕〔构世〕〔诡异童话〕〔觉醒之天下为敌〕〔那时我们都不懂爱〕〔白鹿归〕〔玩命王妃〕〔古荒道月〕〔利刃侠〕〔神坑穿越瓦罗兰〕〔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失乐泉〕〔恶灵之刃〕〔傲娇总裁宠萌妻〕〔茗琴〕〔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强宠小小姐〕〔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三千纪元〕〔祸国小妖妃〕〔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女巫恋上猫〕〔人鱼公主你别跑〕〔玉喜〕〔快穿之boss别黑化〕〔十年繁华依旧〕〔眼中无泪心流泪〕〔春秋之恋红尘梦〕〔启征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